分享:facebook
加入好友

文件編號1151-2

雙語詞彙製作心思故事-2

一個不會英語的人,學編輯,學出版,慢半拍的故事!

作者 魯渣 人生簡歷

  • 1957年出生於桃園農村,1969年讀國中一年級才開始學英語

  • 1972年,國中畢業,來台北工作,不知道英文字母有26個。

  • 1972年在代理TIME,LIFE,Newsweek等國際知名雜誌的台灣代理商當小弟,出社會第一份工作。

  • 公司代理數百種英文雜誌,英文書名,文字拆開來每個字母我都會唸,字母合在一起,沒有一本英文雜誌的書名我會讀,當時包含TIME,LIFE,Newsweek等在內,這些簡單的英文單字我都不會。

  • 1972年Newsweek美國總公司的高層來訪,我第一次和老外握手,我一句英語也不會說。

  • 在雜誌社下班時有時會接到說英語的電話,所以我就強記一句英語「對不起,我不會說英語,請等一下」,至於英文單字要怎麼拚寫到現在我不會。

    說明:在那年代,低階員工都是住在頭家家裡吃頭家娘,我是低階員工下班以後我是住公司裡,所以下班以後我偶爾會接到說英語的電話。

  • 1977年5月入伍,7月結訓,抽中金馬獎,金門和馬祖兩個離島的簡稱;非常開心,利用當兩年兵來去金門旅遊,當時金門是戰地,一般民眾不能去金門旅遊。

  • 1977年7月31日早上在高雄搭登陸艦到金門,傍晚到達,結果很幸運,被分配到金門最前線的據點馬山,名符其實的金馬獎。

    馬山半島全連只有連長壓力比較大,大大小小的事幾乎都要他裁決,而且經常有上級官員來參訪,只有他一個人戰備16小時。由於我是當2年義務役的大頭兵,所以我在馬山的日子過得非常清閒,吃完午飯,我常常獨自一人到參觀台看海。

    馬山原先是金門的離島,經過海沙淤積後形成的陸連島,唯一的出入口只有大門前那條細長的道路。最高指揮部會先下指令何日有甚麼貴賓要來訪,所以,我在參觀台看海不用擔心和參訪的貴賓不期而遇。

    沒事,我就練練臂力;有一次連長說要舉辦全連拉單槓比賽,一班派一名代表參賽,我自動報名代表連部參加;在單槓前值星的班長就公開恥笑大聲說:「(台語)啊!連部ㄝˇ攏是飼料雞,xxx也(髒話),一定是松尾名」,他以為他的班兵會拿第一,結果我拉了28下,連部得第一,他們班兵拿第二,約輸我十四下;連部的人就笑回去,輔導長和副連長都刮目相看,沒想到我可以拉那麼多下。

    值星班長就狂解釋,說我拉完單槓之後臉色蒼白,他們班兵拉完單槓之後臉色氣色還很好,還很紅潤,要大家比較兩人的氣色,至少說了三遍;我默不作聲,我內心在想,甚麼臉色蒼白,我不用站戶外衛兵,不用曬太陽,皮膚當然比較白,其實我要再多拉個5到10下,都沒問題,只是我不需要贏太多而已。

    值星班長的比氣色之說,全連的士官兵,沒有一個人聽得下去,大家都不為他背書,反而有同訓練中心同梯次同時分配到馬山的士兵為我讚聲,說我在訓練中心時,爬竿都爬不上去。

    比爬竿我就沒辦法,因為我在讀國中時左手臂斷過,左手比較沒力氣,可惜連上沒有爬竿設備,不然,比爬竿,我必輸。當然啦!我從沒跟連上的人說「我的左手臂斷過」,全連沒人知道我的左手臂比較沒力氣。

    當時對岸海面南北運行的船都是二桅和三桅木制中國古典大帆船,帆船名稱如有錯誤請不要怪我,在台灣我從來沒看過那種船,該船和我們常常在電視看到香港旅遊廣告的那一艄三帆船一樣,古典船+魚鰭樣式的帆頗詩意的。

    老帆是灰黑色的,新帆是棗紅色的,有些老舊的灰黑帆,補丁時,補上白色、大塊、方型的新帆布,沒刷色,非常突兀。

    有一次,看到一艘二桅木制大帆船,不斷變換風帆,大帆船在海上原地360度不斷打轉,好像摩托車特技表演前輪不動在原地打轉的表演!船頭有個東西垂到海裡,船頭壓得低低的,船尾翹得高高的,我不知道他們在海中挖甚麼?然後風帆一變,大帆船立刻緊急原地180度逆轉!這是我看過最精湛的駕船技術!

    偶爾也會看到長方形的鐵殼小船經過,不過要看到鐵殼船是非常不容易的,長方形鐵殼船也是非常簡易、非常古典。

    除了古典木頭大帆船之外,鐵殼船不會在兩岸中間的水道行駛,他們只會在他們的內海行駛,也就是他們所屬島嶼的後方,靠他們的岸邊行駛。

    在東北季風吹襲之下,長方形鐵殼船若逆風北行會很吃力,有時感覺它根本就是在倒退嚕 !應該是船隻吃水淺+強勁的逆風+陣陣逆流的波浪使它前進二步退一步。

    古典大帆若遇強勁的北風或南風逆行時,駛到角嶼北端和天摩山之間的海域,幾乎靜止不動,但駛過這個點之後,運行就會非常快速而且靈活。

  • 1977年美國國會在討論和台灣斷交,大約10月,大批美國國會參議員參訪馬山,一群美國人在我連連長帶領之下,浩浩蕩蕩走上參觀台。

  • (說明:當年我當兵時,軍方保密到家,我不知道要斷交;退伍後,報紙慢慢披露,我才知道,當時台美斷交的議題早就在美國國會討論得沸沸揚揚,而參議員訪金,是來了解台灣的防禦能力。)

    我看到有4名女士,一上參觀台馬上走下來,她們沒聽簡報,也沒透過望遠鏡看中國大陸,推估他們在金防部早就聽過簡報了,並且先去天魔山用望遠鏡觀看過中國大陸了。

    我的左手臂直直的指著回程的路。

    走第二位的女士,她走到我面前停下來,她用手指著我背後的碉堡問我,其他3位女士也跟著停下來,站在她身旁;我聽不懂英語,我無法回答,我趕緊搬出我在英文雜誌社強記的那句英語來用『對不起!我不會說英語』;這句話的英文字母怎麼拚,到現在我還不會。

    (說明:現在參觀馬山,走的是地下坑道,看不到天;當年馬山的參觀道,走的是露天的避彈凹槽,和現在播音站門口那段路的避彈凹槽一樣。當年參觀馬山,避彈凹槽走到底,碰到一個碉堡,左轉彎,走上一小上坡路約25公尺就到參觀台。)

    當天連長派給我的任務就是著草綠服、戴草綠帽,打綁腿,繫S腰帶,不用配槍,站在這個碉堡的門口前指引方向,避免參訪者直衝進入碉堡裡面,避免跌傷;這個碉堡是參訪者唯一能觸及的碉堡。美國國會議員來訪之前,約一個星期,還有一批12名美國女記者來訪,可能有女記者進入碉堡裡面,所以這次美國國會議員來訪,連長才會派我在參觀道上導引。

    我回連長說:「報告連長,我不會說英語耶!」「此時安全士官桌上的電話剛好響起」;連長說:「你逢人就手指右邊就好了,也不用你說英語」連長的話還沒說完,安全士官緊急插話說:「報告連長,剛剛大門口的班長打來的,說參觀車隊已經到大門口了。」

    我趕緊快走+小跑步走到碉堡前等候;當天另外兩個長得帥的同僚全副武裝,戴鋼盔,手握57式步槍,趕緊跑到參觀台,站在一排望遠鏡,大大小小約十五到二十隻望遠鏡的兩側當標兵;連長則往馬山播音站門口走去接外賓。

    馬山播音站的播音員是屬心戰總隊,觀測所的觀測員是屬砲兵單位,這二個單位都沒門禁,也無守衛,但是連上的士官兵不會沒事就進入。當年我當兵時,輔導長要我搬一箱卷宗文件帶我進播音站一次;副連長假公濟私帶我進觀測所一次。

    當天來訪的美國國會議員,一來就直衝參觀台,他們沒進入播音站,也沒進入觀測所參觀。我不知道問我話的女士,她是議員或是助理或是何身分,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想知道她的身分,畢竟這是第一次外國人用英語問我話,而且還是在歷史的轉折點之上。

  • 1978年底隨部隊移防返台,連隊支援第一士校衛兵勤務,我被派去士校的文書室支援印公文。過年後,連長被派調到中山女中當教官。半年後我退伍。

  • 退伍後,有一陣子由於兒童美語教材太好賣,我去當兒童美語教材推銷員,而我不會美語竟然還可以賣到拿冠軍,於是萌生發大財的念頭。

  • 1990年想如法泡製美語教材,於是就到日本購買書籍,想將圖畫字典的內容拆解放大,推出美語教材販售。

  • (說明:當年台灣未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樣拼拼貼貼的美語教材是合法的,而且都是大賣;如果賣不動,很簡單,就是提高售價,消費者會買單,因為消費者在面對沒買過的東西或未知的未來時,心理想的往往是越貴越好。)

  • 發現圖放再大,字放再大,放得比競選看板還要大,我也不可能學會美語,於是就放棄。

  • 1991年聽聞歐美已經在用電腦在編輯書籍,但是我不會美語,我無法接收外國資訊,想學,不得其門而入。學編輯,學出版,不會英語的魯渣此時就慢了半拍!

  • 這時板橋有一家製板先驅已開始用電腦編輯印刷版,有一天,我朋友要和這家製版老闆談話,我朋友不想讓我獲得編輯新技術,他就編個理由叫我站在這家製版廠門外等他。

  • 陸續購入自學美語書籍,超高價錢的就索取試閱樣本,我發現這些書籍要讓零基礎的我學會美語根本不可能!

  • 1996年購買電腦,想學數位編輯,過了半年,我才發現編輯電腦不是一般的PC,而是蘋果系統。現在二套系統皆可,目前我用的是一般PC。之前我也買過一台蘋果電腦。

  • 之後努力閱讀有關出版軟硬體的中文雜誌、書籍,和參加軟體發表研討會,學習怎麼操作軟體。

  • 2004年大部分的製作軟體都已中文化或是有中文手冊,而且功能強大,於是陸陸續續購買各種動畫、漫畫、聲音錄音剪接、影片剪接、全系列平面編輯及影像處理軟體,全部都是正版的,在家練習製作教材。

  • 當時我買的動畫和聲音軟體沒有中文版,只有英文版,不會美語的我,使用起來好辛苦。

  • 大約在2000年到2005年之間,看到可以讓《動詞》動了起來的出版新技術,但是我不會英語,我無法接收外國新資訊,想學,也是不得其門而入。此時不會英語的魯渣又慢了半拍!

  • 動畫軟體練習了一陣子之後,我想輸入QuickTime格式的序列影像當背景,無法輸入,這時我將光碟片包裝外盒上斗大的英文字還加個驚嘆號輸入估狗翻譯,才知道中文意思是「教育版!」;可是我付的錢是全功能的商業版,銷售商卻送給我教育版,輸入影片的功能被閹割了。

  • 當時我買的電腦奔騰4處理器運行時很燙,硬碟又太小顆,運行或擷取影片時常常當機,我常常手賤搞分割刪除磁區重灌,我不知道我買的聲音軟體有啟動十次的限制,重灌十次之後,不能再註冊,錢就浪費了;買了高檔的錄音器材,攝影器材全是英文操作介面,不會美語的我,我感覺,我是一頭瞎眼的牛,撞來撞去,行無路。

  • 我在想,鄉下智能不足的小孩都會說國台雙語或是國客雙語!那為什麼正常班級的小朋友卻沒有辦法人人都能學會美語!?

  • 我也在想外勞來台,短期內都可以學會國台雙語!那為什麼許多大學畢業的理科高材生學卻學不會美語!?這中間一定有個環節不對;我發誓,這輩子我一定要找到智商普普的人含資源班的小朋友也能學會美語的辦法,而且是簡單便宜的方法。

  • 10幾年來,我在電腦裡做過各種不同樣態【學不會】的美語自學教材,每套教材都是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慢慢的我發現我自己都不想學,於是都放棄。失敗的圖卡

  • 2018年年底,做出比較接近可行的教材,也錄好聲音,可是詞彙太深,也是放棄。

自學教材的雛形終於誕生了

  • 歷經30年思考研發,在電腦裡做過無數的美語啟蒙教材,踏遍每一條一開始自覺是一條康莊大道,但是到最後都是死路一條,突然頓悟,學會語言沒甚麼道理,就是《媽媽或保母強制定義【心像詞彙】是甚麼聲音,孩子就說甚麼話》+《只要在動態環境之下學習,一切就會變得非常簡單》。

  • 2019年1月和7月魯渣先試做【國台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的互動數位影音APP,安裝好之後分別拿給一位2歲3個月大的幼童玩和一位印勞測試,有效,於是就加入美語。

  • 2020年再接再厲,以孩子最能聚焦的遊戲為題材,重新起爐灶。

  • 再經過無數次的結構、版型、不斷的修改,和題材選材及文案不斷的修改,本美語自學教材的雛型就誕生了。

  • 魯渣是個美語文盲的人,學編輯,學出版,歷經30年的跌跌撞撞,終於悟出學習就是要《簡單化》,《魯渣完全用阿嬤教你學會台語的思維來製作教材》,起步階段,不看英文字,不看中文字,不學ABC,不學音標,不切換語言,只要避免大腦短期記憶資源被耗盡,孩子就會很願意學美語!

 

愛的核心目標:

    〈第一步〉幫助孩子先學會美語關鍵詞彙。

    〈第二步〉再幫助孩子學會應用,開口說簡單的日常生活短句。

    〈第三步〉鼓勵孩子選擇他愛看YouTube的頻道,從影片對話中,領會文法,學會更多的美語單子(單字是指聲音,並非文字)。

    〈第四步〉當孩子美語聽說能力達到,可以當嚮導,可以帶你去美國旅遊、吃飯、問路、商場購物,日常生活對話都沒問題之後,再學ABC,再學閱讀。

    〈第五步〉培養孩子長大以後,成為一個開朗有自信的人!
    出社會以後,因為會美語,而可以輕輕鬆鬆獲得第一手資訊,不會因為不會美語,而慢半拍!

    教學相長,不會美語的爸媽也能自信開口說日常生活美語!

因應未來全球化發展的趨勢,及幫助孩子未來擴展東南亞和南美洲的發展空間,魯渣會加做印尼語、越南語和西班牙語的【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的互動數位影音APP。

另外也為避免母語文化完全被美語所覆蓋,及保存母語文化,所以如果找到有人願意幫忙錄音,魯渣就會陸續加入客語、台灣原住民語,和其他東南亞各國新住民語的【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互動數位影音APP。敬請期待。

魯渣已規劃好第二步學會美語短句的【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互動數位影音APP,將來第二步的【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的互動數位影音APP也是免填資料,免費下載。

 

盲胞學習計畫

  •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高學歷的視障者,就業四處碰壁,為了生計,最後不得不從事按摩業。

  • 在沒有網路的時代,魯渣常常去學校推銷書籍,有時會聽到老師說:「低年級的小朋友,說的話都像是在寫詩」;但是孩子在學校學太多,在家也學太多,讓孩子漸漸失去原本與生俱來的創作天賦,孩子長大之後就不會寫作了。

  • 出版以【寫】的部分最困難,就像哈利波特的書一樣,原先只有文字,沒插圖,只要會寫,其他畫插圖或拍成電影,都會有人捧著銀子排隊幫你完成,包含翻譯成各國文字版。這裡的寫是指創作,並非真的要拿筆來書寫,拜科技的進步,盲人可以用語音輸入來寫作。

  • 視障的小朋友最有機會成為作家,因為學得少,保留創意多;一位英國爵士演講時說「學校教育使人愚笨」;內容大意是:孩子學太多反而流失了孩子與生俱來的創作能力,孩子長大以後就不會創作了。

  • 魯渣不會美語,所以沒教自己的小孩學美語的事蹟可寫。

  • 魯渣30幾年前推銷童書時,在新莊遇到一個醫師和藥師組合的家庭,他們家有兩個孩子,爸爸在家對兩個孩子只說日語,媽媽在家對兩個孩子只說美語,兩個孩子在學校則說國語,兩個孩子到住家對面的空地和街坊同學小孩玩就說國台語。他們二個孩子在家裡對話,只限說美語和日語,至於他們的孩子要說美語或日語,隨他們兄弟倆高興。

    魯渣贊同學前的孩子學美語,孩子會說美語就當成會說台語就好了,沒甚麼壞處;但是坊間的教學方式仍停留在書寫聽說,或是聽說讀寫的背誦方式,缺乏真實情境的教學,大部分的孩子都學得很痛苦。

  • 沒財力送孩子出國,沒財力聘請母語是美語的保母幫你帶小孩,坊間最有效的美語教學就是聘請英語系的留學生到家裡陪孩子玩玩具/學美語,效果非常好,二小時要1200元左右,再外加往返計程車費;家長為了巴結老師,車馬費,一般來說,都會多給不少,比學費多,以台北市核心市區一次消費總加大約3200元左右。

  • 留學生也不是笨蛋,除了第一次來時會坐計程車之外,以後往返大多是搭公車或捷運,甚至騎腳踏車。

    岔題了,回歸正軌;我們只要教盲胞的小朋友學會多國語言,小朋友自己會利用聲音去認識這個廣闊的世界;盲胞的小朋友只要利用語音輸入,他自己會去創作。以現在網路發達無國界的狀況,好的作品很容易在全世界流行。

  • 魯渣在幾年前的一次意外中,左眼視網膜剝離,雖然經過手術視網膜有貼回去,但是沒有辦法完全復原,目前左眼視神經是往下位移的,而且有許多視神經是死的,走路看地板沒高低之分,腳經常踩空或踢到,經常差一點就跌一跤,偶爾肩膀也會去撞到門框。

  • 有一次西門國小對面,在前往公車站牌的路上,我回頭看到一台公車,是我要搭乘的,於是我快步往公車站牌跑去,我分不清人行道和柏油路面的高低差,左腳踩空摔倒,我的雙手雙腳都是傷,還到醫院去包紮。

  • 魯渣最近二個月(2020年9月10月)經常搭公車去新莊,公車路過盲人重建院之前,往返必定聽到廣播「下一站盲人重建院」或是「即將抵達盲人重建院」〈不同家公車的廣播系統不一樣〉。視力有點障礙的我,一聽到盲人二字就特別有感覺。

  • 在新莊星巴克雙鳳門市外的人行道上,有個階梯在雙鳳路這邊是平矮的,轉到中正路那邊就變高。今年(2020年)10月中,有一天傍晚,我從雙鳳路的山坡路上走下來,我要穿越中正路到富國路,我分不出階梯和地板的高低差,我的左腳踩到階梯的邊緣,哇!我差一點就跌一跤;這時,我的大腦閃出一個心像圖「盲人走的路比我困難好幾百倍,他們在黑暗中行走一輩子。」

  • 這時,我突然聯想到,耶!我做的 互動數位影音自學教材,【雙圖雙語雙向互動】【即點即讀、即點即演】,學習過程不需要看文字,閉著眼睛也可以學習《先決條件,孩子必須要先會聽和會說國語或台語才有辦法學習》;那我只要用3D列印,將原本在平板顯示幕上的學習圖示,左邊代表國語的【中華民國國旗】,右邊代表美語的【美國國旗】,還有上一頁、下一頁的箭頭圖示【圓框】,及回到第一頁圖示的【圓框】,和詞彙的【分隔框架】一起列印出來,套在平板的螢幕上面,家長只要略為說明和指引如何操作,盲胞的小朋友就可以自己點讀,自己學習。

 

本自學教材最新進度

  • App版型已定(全圖像+聲音+動詞是動態影片)

  • 美語認圖、國語認字書版型已定

  • 中文故事文案已定

  • 過年後,版形再次修改,已定案,已施工中

  • 2021-2-28上午01:54更新

  • 今天2021年4月1日愚人節,魯渣常常自我解嘲,我是一個《傻到不會抓癢的人》,既傻又勤奮的人,總是會多做很多無意義的事。

  • 以前在頁數、版型、題材沒定時,魯渣就已經拍了很多照片和影片,但是在編輯時就會發現缺很多照片和影片,昨天開始,魯渣已重新補拍一些照片和影片,敬請期待,魯渣保證會完成自學教材。

    如果你是一位想要成為兒童讀物的作者,

    第一.你先要決定紙張開數和頁數,以4頁或8頁為基數,往上倍數增加,大部分是以16頁或32頁最合適,加工最快速,最節省成本。(硬頁書另外算法)

    第二.決定題材、內容及版型,才不會盲做。以前魯渣因為題材、內容及版型和頁數都沒定,就開始盲做,後來發現16比9的照片和影片不適合我手機和平板電腦的版型;要用也可以,但是都要裁切成3比2;裁切太麻煩了,所以只好重新再拍一次。

    2021-4-1下午03:16

 

回~重思幼兒語言發展的真義目錄區

Information 愛的兒童書店

電 話: (02)2308 4938、(02)2304 2757
手 機:0936 207 360
E - mail:b82119@gmail.com
Line ID:bookstart
Facebook粉絲團:愛的兒童書店
服務時間:早上8點至晚上12點,全年無休假日


為保持最佳瀏覽畫面請使用Google Chrome瀏覽器瀏覽  

對於本網站內容,本店保有最終修改權。

更新日期2019.06.01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