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facebook

34 巧雅是用圖形思考,還是用語言思考?

  假日,站長幾乎都會去南崁找宗親聊天。站長的宗親裡有一個小女孩102年10月出生,名叫「巧雅(化名)」,因為她特別聰明,所以站長去南崁時,就會特別陪她玩或帶她去散步。

  巧雅在1歲半以後,可能接近2歲(因為當時沒做紀錄,請家長原諒),她就常常跟我說:「阿祖,好多阿祖。」我知道他要問甚麼?但沒詳加解釋。

  過一段時間(以週計)再見面,「阿祖,我有好多阿祖。」隨著年齡增長,巧雅說話的詞彙就越完整。

  再過一段時間再見面,如果我和我太太同時出現時,巧雅就會跟我說:「你是阿祖,她也是阿祖,我有好多阿祖。」

  又過一段時間再見面,巧雅跟我說:「一個阿公,好多阿祖。」她仍然在納悶為何有好多阿祖?

  又過一段時間再見面,巧雅問我說:「阿祖,你為什麼來我們家。」

  我知道巧雅的疑問是「我不是她家庭中的成員,但我經常出現在她家,而且她還必須叫我阿祖」,但站長沒詳加解釋,我回答說:「因為妳很聰明啊,阿祖特別來找妳玩啊!」

  真正的時間不可考,因為我沒紀錄,大約是在巧雅二歲半以後,有一天,我們全家再去巧雅家,每次去巧雅家,下車開車門時,第一件例行的儀式就是,要先跟跑來迎接的三條狗說:「乖、乖、乖,橘子好乖,小白很乖,小花很乖,你們都好乖,好了、好了,好了你們都好乖!好了、好了,好了,橘子,小白,小花你們都很乖,你們都可以去玩了。」並且摸摸牠們,意思是要三條狗不用一直熱情的圍著我們一直搖尾巴(不誇張,搖到連屁股都會震動)。

  巧雅聽到我跟狗打招呼的聲音,她馬上衝到屋外來,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的大聲說:「阿祖,阿祖,你不是真的阿祖!」

  因為我知道巧雅腦中有家庭成員的意像,她想要表達家庭、家族、宗族關係的阿祖,但她沒有足夠的詞彙可以完整表達,所以我就讚美她說:「妳好聰明哦!妳知道我不是妳真正的阿祖。」

  巧雅年齡在2歲又6個月大時,有一天晚上,南崁市區裡,正在施放煙火,巧雅很怕爆炸「砰~」的巨大響聲,但她又很想看煙火,所以我就抱著她走出戶外,選擇一處視線良好的地方,中間都是綠地的田野,視線完全不會被遮擋,抱著她陪她看煙火。(距離煙火約一到兩公里遠)

  觀看一段時間之後,應該是廟會已經結束,等了很久,空中都沒有再出現煙火,我跟巧雅說:「煙火放完了,沒有了,我們回家吧!」

  巧雅回答說:「阿祖,煙火要回家睡覺了。」

  回家在車上我跟我兒子說:「我們經常可以發現幼童一開口都是詩句,今天我帶巧雅去看煙火,當煙火不再出現或放玩了,巧雅用回家睡覺來表達,她的語彙頗具詩意,從巧雅將不再施放煙火,她用回家睡覺來表達,是不是就如愛因斯坦所說的『我是用圖形思考,不是用語言思考』,而本來每個人來到世間都攜帶著作家的靈魂,但成長過程受到後天不當的干擾,受到過多標準答案的訓練,思想被固化,與生俱來的創作天賦就慢慢消失,長大以後就不會寫作了。」

  「爸爸,你想太多了。」我兒子吐槽的回話。

  過了半年,巧雅的年齡快滿3歲,有一天,巧雅問我說:「阿祖、阿祖,『那個』會掉下來,為什麼星星不會掉下來?」

  我知道巧雅的腦中有煙火的意像,但她忘記煙火這個詞彙,所以我馬上幫她補上她遺漏的二個字說:「煙火。」

  「對、對、對,『煙火』,阿祖,煙火會掉下來,為什麼星星不會掉下來?」巧雅問。

  我回答說:「這個問題阿祖也不知道,你要問你媽媽,或問你爸爸,或問你阿公,他們才會知道。」

  當我把煙火和星星這件事告訴我兒子之後,我兒子終於承認巧雅很聰明,他說:「巧雅的邏輯概念超強的,煙火和星星兩者都是在空中,兩者都有亮光,她會整理分析,把這兩者歸納在同一類,而既然是同一類,為什麼一個會掉下來?為什麼一個不會掉下來?巧雅還沒滿3歲就會問這種問題,可見她真的很聰明。」

  去年暑假,巧雅約3歲8個月大時(這個年齡,站長就不會弄錯,因為是在暑假,用出生年齡去算),她的祖母帶她坐飛機到新加坡,然後再搭船到印尼巴淡島探親。

  巧雅是第三代的新台灣之子。巧雅的祖母是印尼華僑,祖先是廣東潮州人,母語是潮州話和印尼語。巧雅的祖母去新加坡工作過一段時間,基本上經常在新加坡跟巴淡島之間往返活動的潮州人,都會說潮州話,印尼語,和一些國語和河洛語(台語),況且巧雅的祖母來台灣快30年了,教巧雅講華語和台語都沒問題。

  巧雅回台之後,有一天下午接近黃昏的時候,我帶她在各宗親戶家串門子,散步,玩。當天天氣很好,能見度高,在高空中,有一台噴射客機在高空中噴出一條高空雲,我要她抬頭看飛機,她頭連抬都沒抬馬上蹦出:「阿祖、阿祖,我去印尼有坐飛機,飛機飛這麼高(她高舉一隻手,又踮起腳尖,她用肢體語言表達很高),飛機不是飛這麼『小』(她蹲下來,一隻手掌貼近地表,她用肢體語言表達很低)。」

  雖然巧雅不會說低這個詞彙,但她已經有低的思維,可見得人類真的是用圖形思考。

  我回巧雅說:「是哦!妳有坐飛機,阿祖都沒做過哦!」

  我馬上接著問巧雅說:「那妳去印尼的時候,下了飛機,妳有沒有換坐船?」

  巧雅沉默,沒有回答。

  我又問巧雅說:「那妳去印尼的時候,妳有沒有看到大海,坐船的時候,船有沒有搖搖晃晃?」

  巧雅還是沉默,沒有回答。

  我認為:巧雅沒回答,也許是她不知道『海、船、搖搖晃晃』的詞彙,她聽不懂我在問甚麼?所以她才會沉默,才會不回答。當然她的沉默和不回答,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不想回答而已。

  今年(2017年)的暑假,巧雅的阿嬤再回印尼探親,但巧雅沒有同行,一問才知道去年巧雅回印尼時,巧雅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熱中暑,當晚除了緊急呼請醫生到家處理,隔天早上再搭船去新加坡的大醫院就醫,所以巧雅去年暑假去了一趟印尼等於坐了四趟船,但這次巧雅的阿嬤回印尼,因擔心巧雅又熱中暑,所以才沒有帶巧雅同行。

  現在回想起來,巧雅當時沒有回答,我猜當時巧雅可能要跟我說:「阿祖,我在印尼熱中暑…。」但因為病情的形容詞彙過於冷僻,或是回想當時的情況過於驚恐,所以巧雅才語塞,才沒回答。

  說完巧雅的故事,傳達一個訊息,人類確實是用圖形思考,不是靠語言思考。背太多確實對考名校拿高分和考公家體系有直接幫助,但對孩子的創意一點益處都沒有,偏偏進入名校和進入公務體系又關係著個人的前途和收入,所以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天才被養成庸才,國人的創意力無法釋放,整個國家就陷入泥淖,整體國力就越來越弱。

  天才是否被養成庸才並不是站長關心的,因為這是屬於個人的選擇,而且這是屬於制度的源頭,只有有遠見的政治家和人民想通了才有辦法解決。站長關心的是我們的小朋友學習英語的方式一直停留在老師在講台上講,學生在講台下聽,然後模仿說,結果是我們的英語學習花費每年總支出在百億元以上(包含整個國家學校教育和家庭個人補習費的支出),但學習效果卻非常差,如果小朋友學得輕鬆有效之下,花錢事小,但偏偏大部分的小朋友都學得很痛苦,事大。

  觀察巧雅的語言發展,及16、28、29、30、31等篇幅裡的小朋友的語言發展,站長認為小朋友之所以能夠輕鬆學會母語的過程,只不過是「學習者的大腦先有真實的意像」→「及時聽到別人對應的聲音」→「然後模仿說」而已,所以站長如果可以開發一套外語的學習順序,也是跟母語的方式一樣,也就是說「學習者的大腦先產生意像」→「及時聽到對應的聲音」→「然後模仿說」,那就沒有人不會說英語了,並以此學習方式過展到其它語言,那人人就可以輕輕鬆鬆學會無限多國家的語言了!

 

  文/站長 童楷耀

  本文原先為21識字卡附篇內的小故事,拆開而獨立成專篇

  重新編輯2018年5月12日上午05:41

回書海情深的小故事目錄區

Information 愛的兒童書店

電 話: (02)2308 4938、(02)2304 2757
手 機:0936 207 360
E - mail:b82119@gmail.com
Line ID:bookstart
服務時間:早上8點至晚上12點,全年無休假日

GO top


為保持最佳瀏覽畫面請使用Google Chrome瀏覽器瀏覽  

更新日期2018.04.03